南方略客戶-黨永富:登上聯合國講壇的河南農民

分享到:


時間:  2015-12-24 瀏覽人數:  186

摘要:南方略客戶-黨永富:登上聯合國講壇的河南農民

黨永富:登上聯合國講壇的河南農民

  

■人物名片

 

黨永富,聯合國國際生態生命科學院通訊院士、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生態安全基金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國際生態安全合作組織生態農業委員會副主任。國際環境安全一等獎和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中國三農人物創新獎獲得者,國家農藥殘留降解國際專利戰略研究首席專家、高級工程師、河南省十二屆人大代表、河南農業大學兼職教授。他用20多年的實踐,撰寫出《土壤污染與生態治理》專著,為落實我國“十三五”“兩減一控規劃”提供了理論教材與技術支撐。他研究的肥料減量技術與除草劑副作用防控技術,每年可使我國在肥料減量1950萬噸同時,新增糧食1000億斤。

 

 

情系厚土——中國農民走上聯合國講壇

 

“一介布衣,心系環保,八百萬畝污染土地,在他手下重獲生機;身為農民,潛心科研,創新研發肥料減量和除草劑副作用防控技術;他是登上聯合國演講席的中國農民,他用二十年執著,詮釋對土地的深情厚愛。”

 

2015125日,黨永富赴京參加2014年度中國“三農人物”頒獎典禮。這是給他的頒獎詞。

黨永富在發表獲獎感言時表示,大氣污染能看得見,水污染能看得見,土壤污染我們看不見,容易被大家忽視,讓社會關注土壤對化肥、農藥產生的耐肥性和耐藥性,呼吁全社會兩減一控,減少化肥與農藥的使用量,控制污染,讓全社會更加重視土壤污染治理工作。

 

此前半年,黨永富忙碌的身影頻頻出現在國際舞臺上,發表演講、探討交流,與世界分享他在土壤污染治理和肥料減量技術方面的經驗,向世界推廣中國肥料減量與土壤污染治理技術。

 

20147月,美國紐約,聯合國經濟與社會理事會、國際生態安全合作組織等國際機構主辦的“可持續發展問題高級別政治論壇”舉行。作為中國農業生物領域的代表,黨永富應邀作專題發言,成為第一個走上聯合國講壇的中國農民。會上,黨永富呼吁全世界開展肥料減量控制污染!拯救被化肥污染的耕地已刻不容緩!聯合國經社理事會組織的高級別專家在會議期間,對黨永富研發的肥料減量、除草劑副作用防控與土壤污染治理技術進行了鑒定推廣,為他在土壤治理方面的成功實踐激動不已。

 

8月,黨永富在印尼巴厘島“第六屆聯合國文明全球論壇”上作大會發言。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盛贊他是第一位在聯合國推動土壤污染與生態治理的人:“有了黨先生的加入,世界生態污染治理將向前邁進一大步!”聯合國第68屆大會主席約翰·威廉·阿什,聯合國第66屆大會主席、文明聯盟高級代表納西爾·阿卜杜勒阿齊茲·納賽爾也對他從事的土壤污染治理工作給予特別關注和肯定。

 

 

 

 

 

2015年是國際土壤年,在黨永富等專家建議下,國際組織起草了“土壤保護23條”,就土壤保護的科學常識作出提示。

 

為什么國際社會對黨永富和他研發的土壤污染治理技術如此看重?專家認為,這是因為在全球污染日益加劇的情況下,國際社會對人類生存環境的危機感日益增強。糧食是人類生存的根本,如何保障全球糧食安全,土壤的污染治理和可持續生產能力尤為重要。

 

20144月,國家環境保護部和國土資源部聯合發布《全國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公報》顯示,我國土壤環境狀況總體不容樂觀,部分地區土壤污染較重,耕地土壤環境質量堪憂,近兩成耕地受到污染。

 

現實比統計數字更刺痛人心,一些地方已經出現因除草劑過度使用造成無法耕種的“癌癥田”。種糧農民無奈的眼神,深深地烙在黨永富的心里。

 

截至目前,黨永富已開展公益性無償救助顯性藥害面積800多萬畝次,2005年至2012年累計為農民挽回損失200多億元;累計推廣預防隱形藥害8000多萬畝次,幫助農民從當初的種地賠錢,實現了種地賺錢;研發肥料減量技術,也為種糧農民帶來更多的收獲。經全國120多位專家聯合測試,奈安1號除草劑副作用防控與土壤污染治理技術,不但能治理因除草劑殘留引起的“癌癥田”改茬問題,還能有效縮短除草劑對農作物的抑制期,從715天縮短到23天,有效提高農作物產量10%以上。我國除草劑使用面積已經超過15億畝次,如果全部采用奈安技術,每畝增產100斤,每年可為我國新增糧食1500億斤,可解決3.75億人一年的口糧。

 

奈安3號肥料減量技術,經農業部20122013年大面積實驗與推廣,平均實現肥料減量30%左右。如果在全國推廣,每年可實現肥料減量1950萬噸,可有限控制肥料對大氣、水、土壤的污染。

 

黨永富因此被業界譽為“揭開除草劑‘傷疤’第一人”“農資次生災害防控第一人”“農業安全工程系統建設第一人”“中國治土第一人”“國家農藥殘留降解國際專利戰略研究首席專家”。

 

鑒于黨永富取得的優異成績,河南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和環境與資源保護工作委員會近日專門發出文件,建議廣泛宣傳學習他的先進事跡,促進土壤污染與生態治理技術的推廣,為改善我國土壤狀況和生態環境作出積極貢獻。

 

這個昔日的農家孩子,為什么像敬畏生命一樣敬畏土地和糧食?他又是如何一步步撬開科學大門,走出一條科技富農之路的呢?

 

夢想萌芽——除草劑副作用怎么解決

 

廣袤的豫東平原,地勢平坦,土壤肥沃,古老的農耕文明在這里誕生、綿延、成熟。

1966年,黨永富就出生在豫東平原商水縣的一個農民家庭。父親過早離世,黨永富初中沒讀完就輟學回家。十幾歲的他開始像大人一樣,面朝黃土背朝天,整日在田間勞作。但短時間的求學經歷讓他明白了知識的重要,堅定了對科學的信仰。

 

1988年,在西安的親戚給他帶回來兩包除草劑。這對黨永富來說,無疑是個福音。有了這個“好東西”,就不用頂著驕陽彎腰勾頭在地里鋤草了!

 

歡喜之余,他又隱隱地覺得不妥——能殺死雜草的除草劑對莊稼沒有一點害處嗎?堅信科學的他決定親自做一下實驗。

 

一畝二分的自留地被他分成相等的兩塊,一塊靠人工除草,一塊使用除草劑。結果,他發現打了除草劑的小麥,顏色泛黃,返青也晚。小麥收獲后,使用除草劑的地塊少打了六七十斤。“如果全國的土地都使用除草劑,不就會造成大面積減產嗎?”想到這里,黨永富心頭一驚,覺得這件事非同小可。他決定研究解決這個問題。

 

那個年代,對于中國廣大農民來說,連除草劑都是個新鮮事物,尋找破解除草劑副作用的方法,普通人更是想都沒想過。黨永富四處求教,也沒有得到什么有價值的東西。

 

別人幫不上忙,就自己鉆研。他嘗試用氨水、綠豆水、大蒜水、中藥水等多種方法解決除草劑副作用。妻子邱銀芝回憶說:“那個時候他跟著了魔一樣,家里燉了肉湯,都想灑到地里看效果!”

 

嘗試均以失敗告終。黨永富買來一大堆專業書籍攻讀,歷經數年,他終于對農藥、除草劑的作用原理有了較為深刻的認識。

 

一波三折——篳路藍縷尋夢路

 

與商水縣相鄰的西華縣,耕桑耘梓,相傳女媧曾在此煉石補天。1995年,黨永富拿著貸來的5000元錢,在西華縣租賃一個廢棄的養雞場,創立化工廠,也要在那里煉出他修復土地的“七彩石”,消除土壤中的有害物質,在無毒副作用的情況下實現糧食增產!

 

1997年冬,黨永富聽說沈陽化工研究院有一位名叫陳昌的工程師,是醫藥化工方面的資深專家,可能對研究治理除草劑危害有幫助。他當即決定前去拜訪。

 

出發前一天,黨永富出門貸款籌集經費。飯桌上被人激將:“喝一杯酒,貸一萬元!”酒量不大的他,硬是一口氣喝了十幾杯。晚上回家遇到大霧,喝醉的他一頭扎進路邊的池塘。從水里爬上來,蹣跚著繼續走路,風一吹,衣服結了冰,像一層硬硬的盔甲罩在身上。

 

第二天,天還不亮,黨永富就起床趕往東北。到了沈陽已是半夜,迎接黨永富的又是零下30

竞彩篮球怎么玩